首页 > 对话张玉环:这不是一句道歉就能消除的问题

来源:中国慈善家杂志

  “出狱的时候,有十来个人向我道歉。我背了27年的黑锅,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也不是一句道歉就能消除的问题,是吧?”

  8月4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原审被告人张玉环故意杀人再审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张玉环无罪。被羁押9778天的张玉环终于重获自由。

  回到老家后的张玉环接待了一波又一波的人,往日冷清的家热闹非凡。喧嚣中不免也横生诸多困扰。张玉环的儿子张宝刚告诉《中国慈善家》,自从父亲回家后,一些自媒体等“杂七杂八”的各种各样的人找上门来,很多人都是抱着猎奇心理,甚至就是来拍张合影的,这让他们一家人不胜其扰。

  “连我们吃饭都在拍。”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离开家暂避他处。

  随着张玉环的离开,村里也回归了宁静。住在张家附近的村民向《中国慈善家》表示,对于张玉环的遭遇,他们也很同情。

8月9日,江西省进贤县,张玉环在临时住处。摄影/万小军

  张玉环的代理律师王飞则告诉《中国慈善家》,张玉环回家后会休整一段时间,后续会针对国家赔偿等事宜启动相关程序,“一些细节我们还要详细讨论一下。”

  羁押多年,张玉环在狱中有什么样的遭遇?时隔二十多年才重获自由,他如何面对已然陌生的世界?对于舆论呼吁的追责和赔偿,他又抱有什么看法?8月9日上午,《中国慈善家》对张玉环进行了专访。

“刑讯逼供到死都不会忘记”

  《中国慈善家》:你在狱中二十多年,看到你说光写申诉状就写了五六百份。这个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最难熬的是什么?

  张玉环:我们在监狱里只有通过写申诉状往上交这一条渠道,最煎熬的就是忍着 委屈怨恨往肚子里吞了。我没什么文化,没什么表达能力,也表达不出来,就是憋在心里。逢年过节想得难过的时候,就看看小孩的照片。

8月8日,江西省进贤县枕头岭张家村,张玉环以前住的房子。摄影/万小军

  《中国慈善家》:你曾经说,当时遭到刑讯逼供不得已认了罪?最让你忍受不了的是哪些? 

  张玉环:最受不了的,第一个是放狼狗咬;还有一个是戴飞机铐。我到死都不会忘记。

  《中国慈善家》:当时心里想什么?

  张玉环:当时受不了了,就是想死,想早点解脱。

  《中国慈善家》:你说在羁押的时候有两次想自杀,后来又重新鼓起勇气申诉,这当中哪些因素促使你发生这样的转变?

  张玉环:我自己认定就是冤枉、是冤案,这个申诉是我的头等大事。在监狱里面,假如说我不申诉了,死了我就有遗憾;我申诉了,我就没遗憾;申诉了,我尽力了,他们给我平反,我就没遗憾。古话说得好,鼓不打不响,冤不申不明。

  《中国慈善家》:你现在恨那些对你刑讯逼供的人吗?

  张玉环:恨啊!我要求司法机关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中国慈善家》:听到无罪的宣判,你是什么感受?

  张玉环: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我当时在庭上说我是冤枉的,被屈打成招的,我要求还我一个清白。那个公诉人宣读了他的意见,我们律师也宣读了意见,都是说无罪的意见,我当时心里就踏实多了。虽然7月我没有能出来,但早一个月晚一个月(对我来说)也都差不多。

“希望早日抓到真凶”

  《中国慈善家》:听你儿子说,你现在每天都睡不到两个小时?

  张玉环:天天睡不好,也很多人来问话,我想控制我自己,想睡,就是睡不着。

  《中国慈善家》:回来这几天,你自己感觉各方面有什么变化?

  张玉环:以前我们外面都是沙子路,大部分是自行车啊,那房子都是矮的,现在都是高楼大厦。我母亲变老了,孩子也长大了,父亲也去世了,家里房子倒掉了。

  《中国慈善家》:你的事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了,有想过自己会引来这么大的关注吗?

  张玉环:没想过。现在大街上很多人看到我,都说这人好面熟,说在网上看到你了,有的人还给我拍照片。

  《中国慈善家》:你当初被认定为凶手,村民恨你恨了二十多年,现在无罪释放,也有人说接受不了,特别是受害小孩的家属。你怎么看?村民们有来探望你吗?

江西省进贤县下马塘水库,这是当年两名孩子被发现遇害的地方。摄影/万小军

  张玉环: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我本身就是清白的嘛,还我清白这是天经地义的嘛。有以前玩得好的人过来看我,但是变得都不认识了。和他们讲话也来不及讲,因为家里来了很多媒体记者。

  《中国慈善家》:你有想过出来后再去和受害小孩的家属他们沟通吗?想对他们说什么?

  张玉环:没有想过,因为我又没有亏欠他们,我是堂堂正正的人。失去两个孩子,我也很同情他们。我希望公安早点抓到这个凶手,严惩不贷。

“最遗憾的是没有陪伴孩子成长”

  《中国慈善家》:经历了这样的跌宕起伏,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张玉环:我现在就跟个小孩一样,我崽(儿子)带着我去买东西就跟牵了个小孩一样,走到哪东南西北我都分不清了,就把我当成两岁的小孩子来搞了。跟社会脱离太久了,外面很多东西都看不懂了,什么健身的东西玩的东西我们以前都没有。

  我上不能孝敬老母,下不能养育儿女。因为这件事弄得父子不相识,失去了二十多年的青春年华,这二十多年包含了多少泪水,多少折磨,多少痛苦。这给我们一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包括我那个前妻也嫁掉(改嫁)了。

  我最遗憾的是没有陪伴孩子成长,比较欣慰的是我两个儿子都健健康康。

8月8日晚,江西省进贤县枕头岭张家村,张玉环的母亲坐在自家门前。摄影/万小军

  《中国慈善家》:现在有很多关于你前妻和家人的报道,你怎么看?

  张玉环:我坐在牢里也顾及不到,我大哥啊前妻啊还有我妹夫他们都跑前跑后,不管是体力还是精神上都比我操劳一百倍。

  《中国慈善家》:律师说会让你休整一段时间,再开启申请国家赔偿程序,关于赔偿问题,你有了解吗?

  张玉环:不了解,知道以前也有很多冤案平反后要国家赔偿的,这事要咨询法律援助。我27年的青春年华,并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东西,我们一家人遭受这么大的打击也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东西。

8月9日,江西省进贤县,张玉环在临时住处。摄影/万小军

  《中国慈善家》:有没有人和你主动说起要追责的事情?

  张玉环:没有人讲这个。出狱的时候,省高院、检察院的、省立案一庭、国家赔偿办,反正有十来个人向我道歉,表示歉意。我背了27年的“黑锅”,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也并不是一句道歉就能消除的问题,是吧?

  《中国慈善家》:对于有关部门,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

  张玉环:给我安置房子咯,还有把那个田地分给我们咯,现在家里一无所有。

  《中国慈善家》:那么多人都在关注你这个案子,你希望他们能从中获得什么?

  张玉环:希望杜绝避免像我这样的案件发生。

  《中国慈善家》:你希望自己以后是什么样子?

  张玉环:多陪老娘,慢慢适应社会,养活自己,多赚点钱孝敬老娘、儿子。